首页
诱宠娇妻,总裁来势汹汹
目录
完本小说 - 诱宠娇妻,总裁来势汹汹 - 诱宠娇妻,总裁来势汹汹/洛小洛
字体:
护眼
关灯
诱宠娇妻,总裁来势汹汹

091精彩万更继续中(各种求)万更(91/255)

远处的简立刻奔过来,但是已经晚了,看着白浅浅那红肿的脸颊,她为自己的失职感到自责,保护白浅浅是楚先生给她的命令,现在虽然楚先生出了事,但是没有新的命令,她就必须维持原命令保护好白浅浅。

如果说一个女孩子被男人养在这里,对方的母亲说她不要脸她可以忍受,虽不是她情愿,但是如果他的母亲羞辱谩骂她的妈妈,她是绝对不能容忍的。

白浅浅相信第一次在楚宅见到楚仲帆的母亲,确切的说应该是她的小姨(秦淑仪才是楚仲帆的亲生母亲,已经死了,秦淑芬是楚仲帆的小姨,后来嫁给了楚仲帆的父亲,文的前面有提到过!),她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份,想必是她调查了自己,就算那个时候她的母亲是第三者,秦淑芬也没有资格辱骂她的母亲。

“您是楚仲帆的母亲,算是长辈,这巴掌我受下了,但是绝对没有下次,还有请你不要侮辱我的母亲,别失了您那高贵的身份!”不卑不亢淡定从容的对着一脸盛气凌人的秦淑芬说道,白浅浅那黑白分明的眼眸中有着毫不掩饰的鄙夷。

白浅浅是不会在这里和她理论母亲的事情的,她会装作不知道过往的纠葛,她也不想母亲死后也不得安生,被人议论纷纷。

白浅浅看惯了秦淑芬这样的嘴脸,因为大妈和白深深就是这样的人,觉得自己出身高贵,别人都是贱命,岂不知他们才是那梁上的小丑。

“牙尖嘴利的贱骨头!”秦淑芬没想到看似娇弱的白浅浅竟然这么镇定自若的和她顶嘴,看着那愤恨额眼神,就让她想起了二十多年前,那个叫沈冰清的贱女人是如何的勾|引楚利威逼死她姐姐的,不由的再次扬手想要给白浅浅一个耳光。

“夫人,请息怒!”一旁的简动作利落的接住秦淑仪再次扬起的手,冷漠的说道。

可以失职一次但绝对不可以有第二次。

“简,放开你的手,这个贱女人把仲帆害成那样,我要好好的教训她!”遭到简的阻挡,秦淑芬冷色的对着简命令道。

白浅浅的身子不由的轻颤一下,楚仲帆真的出事了?她的预感是对的,他怎么了?他出事她应该高兴才对,是他害死了她的母亲,他出了事,她倒是省事去报复他了,可是为什么她的心像是骤停了一般,竟在抽痛着……

“楚先生给我的命令是保护白小姐,夫人,恕难从命!”简看了一下白浅浅那苍白的小脸,冷漠的神情中闪过一丝复杂。

“伯母,您消消气!”站在那里的端庄秀丽的女人开口劝说着秦淑仪,拉过她的身子让她坐在沙发上。

“瑾儿,让你见笑了!”秦淑芬面对那个端庄秀丽的女人时,立刻换上了高贵的笑容,用着抱歉的语气说道。

听见那个女人开口说话,本是有些恍惚的白浅浅脑中迅速的串出一个人来,李瑾?对,她是李瑾,可是她怎么和那晚宴会上妖娆妩媚的那个女人一点都不像?

“伯母您消消气,别气坏了身子,不值得!”倒了一杯水拿给秦淑芬,李瑾仪态大方的说道。

侧身看了一眼依然在捂着脸的白浅浅,那微笑的面容有着一丝的嘲讽和鄙夷。

“瑾儿,你是我认定的儿媳妇,别的女人你不用在意!”拉过李瑾的手,秦淑芬故意提高了音量说道。

“伯母,这件事情还没定呢!您说的我都不好意思了,我不会在意那些小事的!”李瑾娇羞的一笑,那小女人的羞态被她表现的淋漓尽致。

白浅浅终于知道这是什么戏码了,原来这个李瑾是秦淑芬给楚仲帆找的媳妇,想必秦淑芬来不仅是想给她难看,更像是想把她赶走一般,若是真的能赶她走,那倒是件好事,楚仲帆要结婚了吗?秦淑仪给他选的妻子他是不会拒绝的吧?亚瑟说过楚仲帆很听秦淑芬的话……

心中还是在想着楚仲帆究竟出了什么事?为何她的心会如此的不安……

“带着你的东西离开这里,别妄想飞上枝头变凤凰!”看着仪态大方的李瑾,秦淑芬是越看越讨她喜欢,在看着一脸倔强神情冷然的白浅浅,她的气就又上来,口气不悦的嘲讽道。

“夫人,白小姐不能离开城堡,这是楚先生的命令!”没等白浅浅说话,简就开了口,这是她的职责。

“简,不要再干涉我的决定,等仲帆醒了,我会和他说,你退下!”看到简一再的拿仲帆的命令来维护白浅浅,秦淑芬口气不悦的说着。

“夫人……”简依然要坚持自己的职责,但是话还没说就被情秦淑芬打断。

“简,你知道仲帆都不会违抗我的话,你——退下!”若是有谁能让楚仲帆听话,那么只有秦淑芬,倒不是楚仲帆听他的话,只是顺着她,因为她给了他全部母亲的爱,所以就算是报答她,他都不会违抗她的话。

秦淑芬说的是对的,跟了楚先生这么多年,她深知楚先生是个孝子,她不能不知分寸的惹怒了秦淑芬。

不得已退下,简的脸上有着明显的挫败,那是无奈的退让。

“楚夫人,很谢谢你让我能离开这个牢笼!”一直沉默的白浅浅只是幽幽的吐出这么一句话,那淡然的神情仿佛是毫不留恋一般。

曾经她千方百计的想要离开这里,曾是那么苦苦哀求就在秦淑芬没来之前,她也是想着怎么才能离开,可是命运就是这样,你的千方百计还不如别人的一句话,有时候事情就是这么的戏剧性。

没想到白浅浅会这么痛快的就说离开,秦淑芬反倒没了话去接,而李瑾那娇媚的眼中有着窃喜的神色。

“还有,李小姐,我觉得你还是适合穿紧身裙,化浓妆,你不适合走端庄秀丽的路线,还是性|感的野性更适合你!”在转身之际,白浅浅像是想到什么似得,对着李瑾微笑着说道。

李瑾的小脸一阵青白,她没先到白浅浅还记得她,她故意装作不认识她,上次就是被她的伶牙俐齿给弄得很没面子,她竟先来招惹她,这是不知天高地厚。

秦淑芬用着疑惑的神情看着李瑾,她什么时候性|感又野性了,她们认识吗?

“楚小姐还是那么的伶牙俐齿,那只是晚宴妆,生活中我就是这个样子的!”李瑾并不知道白浅浅叫什么名字,她只记得她说她叫楚小姐,今天被秦淑芬带到这里,她也没想到会见到她。

“楚小姐?”秦淑芬完全听不懂两个人在说什么?怎么白浅浅就成了楚小姐了?她有什么资格姓楚?

“楚仲帆没说吗?我是他妹妹!”留下一句让人猜测的话,白浅浅淡然转身上楼,她就要他们混乱,算是报复秦淑芬辱骂她母亲那句话。

“站住,你说什么?”秦淑芬豁然的站起身,对于白浅浅的话不可置信的问道,她调查的结果是白浅浅是沈冰清的女儿,怎么就成了仲帆的妹妹,难道说白浅浅是沈冰清和楚利威的女儿,并不是沈冰清和白铭成的女儿……

这怎么可能,一定不可能的……

白浅浅并没有停下脚步,她知道秦淑芬现在推论出的是什么,她就是要她寝食难安,日思夜想,侮辱她可以但是侮辱她的母亲绝对不可以……

—————————华丽丽的分割线——————

回到房间,关上门那一刻,白浅浅虚软的身子瘫坐在门边,依靠着门,她捂着心口,楚仲帆到底怎么了?秦淑芬说等到他醒来?究竟是怎么了,想到他身上的那些疤痕,是枪伤还是刀伤?

胸口涩涩的发疼,她不该有有这种情绪的,她应该高兴的不是吗?

笑的无比的苦涩,白浅浅就那样傻傻的笑着,笑到两行晶莹的泪从她那苍白的小脸上滑落……

她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收拾的,唯一能带走的就是母亲留给她的那个盒子,环视了一下生活了有一段时间的房间,这里还有楚仲帆的气息,但是她将永远的离开这里,离开那个叫楚仲帆的男人,她自由了……可是为何她的心竟这么的难受……

白浅浅走下楼的时候,秦淑芬还在,但是李瑾已经不在了,这是白浅浅意料之中的,秦淑芬想要知道答案,而她又不想家丑外扬。

“你明明是沈冰清和白铭成的女儿,为什么说你是仲帆的妹妹?”秦淑芬气急败坏的问着白浅浅,一个亚瑟已经叫她头疼了,现在又出来一个妹妹,楚利威真是个多情种!

“那你又为何辱骂我的母亲?你若是对你刚才辱骂我母亲而道歉,我就告诉你我是谁?”白浅浅手里捧着母亲留给她的盒子,一脸淡然的对着秦淑芬说道。

“你母亲该骂,她是破坏别人家庭的第三者,她是逼死人的凶手,她死有余辜,罪有应得!”要她向沈冰清道歉,怎么可能,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就算时隔这么多年,想起沈冰清她依然是抑制不住的愤怒。

“你姐姐不死,你怎么能嫁给你的姐夫?又哪会拥有今天这么高贵的楚夫人地位,你又怎么会有楚仲帆这个儿子?”句句犀利,白浅浅四两拨千斤的重重的回击着秦淑芬。

亚瑟说秦淑芬不爱楚利威,当年她是为了给楚仲帆一个完整的家才嫁给他的,楚利威白浅浅见过,虽然步入中年,但是依然是英俊挺拔,可以想象他年轻的时候是多么的英俊潇洒,否则怎么会有那么多的女人甘愿为他付出那么多,也包括她那傻傻的母亲。

秦淑芬气愤的颤抖着竟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她没想到当年的事情白浅浅竟然知道,仿佛是被人家揭了秘密一般,神情紧张而愤然。

“你若是不想再见到我,就让楚仲帆永远都别找到我!”依着对楚仲帆的了解,白浅浅知道若是他知道自己离开一定会找自己,既然楚仲帆那么听秦淑芬的话,那么让秦淑芬感到自己对她的威胁,就会让她阻止楚仲帆找自己,她的话也许楚仲帆会听,那么自己就是真正自由的……

听闻白浅浅的话,秦淑芬的眼中闪过一丝的讶异,她自认为自己是心机极重的人,没想到白浅浅的城府竟然这么深,她所说的话和表现出来的睿智,都是为了她这句话做铺垫……

“只要你不来找仲帆,我保证他不会去找你!”至于白浅浅是不是沈冰清和楚利威的女儿,她会查清楚,但是白浅浅这样的狠角色必须清理掉。。

“那么告辞!”得到了保证,白浅浅一身淡然的转身离去。

看似毫无眷恋的转身,只有白浅浅知道她的双脚有多么的重,那千斤般的重量让白浅浅的身子有些飘。

————————华丽丽的分割线———————

走出玄关,看见了站在外面的简,想来她也是被秦淑芬支出来的。

“白小姐,我送你到别的地方,你不能离开!”不让白浅浅住在这里就行,她不想失职,若是她今天让白浅浅走了,那么当楚先生醒来的时候,她是没有办法交代的。

“简,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更确切的说你应该是不喜欢楚仲帆身边的任何一个女人,我不问你楚仲帆究竟怎么了,因为那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但是,请你让我离开!”白浅浅脸上露出淡然的笑,幽幽的开口对简说道。

白浅浅认为简是喜欢楚仲帆的,所以她才会对自己那样,只有用冷漠的言语刺激她,她才会让自己离开。

“你竟是这么绝情的女人,楚先生因为你……算了,你走吧!你这样的女人不配留在楚先生的身边!”虽然简看起来冷艳干练,但是一被白浅浅说中了小心思,立刻变得小脸涨红,但是依然是冰冷的语气对着白浅浅说道。

楚先生对白浅浅的在意,是她看在眼里的,可是白浅浅竟毫不关心楚先生,她为楚先生感到不值。

“谢谢你刚刚为了挡下那一巴掌!”冲着简微微的点了一个头,淡然的说道。

白浅浅抱着盒子悠然走着,楚仲帆的这个城堡真的很美,到处都是各种她叫不出名字的花,那春意盎然的绿,真是美到人的心里。

到现在白浅浅都不知道他的这个城堡叫什么名字,若是她能给它起个名字她想叫它——落城,繁花落尽一座空城,因为这里虽然美,但是却是一座禁锢她的空城。

从这里走到大门需要二十多分钟,这次没有车送她,她只能自己走,这样也不错,可以好好的欣赏一下沿路的风景……

只是眼睛虽然看着每一处景致,但是白浅浅却心乱如麻,她的心里满满的都是那个叫楚仲帆的男人……

————————华丽丽的分割线————————

漫无边际的走着,白浅浅不知道她能去哪里,秦幕柔的背叛,让她失去了唯一的好姐妹,没有手机,没有钱,她才发觉离开楚仲帆她什么都没有……

从在婚礼上被他带走,她就身无分文,手机也在去医院那天不知道跑去了哪里……

难道她要这么走到市区吗?这里是半山区,她要怎么走到市区?

低头走路的白浅浅没有注意到对面驶来一辆房车,那急切的速度在看见白浅浅时,猛然的刹住车。

突来的刹车声让白浅浅猛然的抬头,心咯噔一下,她好怕突来的自由会没了……

个脸她原。车门打开,当看到熟悉的面孔时,白浅浅才重重的舒了一口气……

拖着有些疲惫的身子白浅浅没有犹豫的上了车。

改装后的房车和正常的房车不同,空间更宽阔而且没有任何多余的配饰。

“我若是不来接你,你是不是没有打算去找我?”男人那俊逸的脸上满是春风般的笑,那笑蔓延到浅碧色的眼眸总。

对于律的出现,她并不感到意外,因为她知道那天她那么说了之后,他一定会派人守护她的,他就是这样的人,细心备至的呵护着她,可是她却无以回报!

“律,我一个人去哪里都可以!”淡淡的声音中有着涩涩的酸痛。

之前说要去找他是因为她有孩子,凭着楚仲帆的实力,她是躲不了多久的,所以才会和律说要去他那里,现在得到了秦淑芬的保证,她不担心楚仲帆会再找她,一个人去哪里都好。

“留在我身边,过你想要的生活!”淡淡的一句话有着太多的无奈,乔律多想说“留在我身边,我们一起生活!”,可是他不能给她负担,她会逃走。

“我想要的生活?”这段时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白浅浅都不知道她想要的生活是什么了?

“成为最好的陈列师,开自己的工作室!”乔律轻轻的将白浅浅额前的碎发别在她的耳后,看着白浅浅那素净但是却苍白的小脸,那浅碧色的眼眸满是心疼的神色,温柔的对着她说着。

白浅浅热爱美的事物,她喜欢创作,她想挑战,她想突破,她想开一间创意工作室,和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创造美的事物,设计完美的陈列。

她要成为第一名华人女陈列师出现在达切斯颁奖典礼上,她要将自己的名字刻在达切斯的外墙上,她要……

“你是要包|养我吗?”想到自己之前那美好的梦想,白浅浅的心情也好了一下,短暂的一刻她忘记了那个叫楚仲帆的男人,开玩笑的对着乔律说道。

“我提供工作室,你来运营,我们五五分成!”乔律是了解白浅浅的,她不会接受他任何物质上的东西,所以他一本正经的和她谈起了生意。

“三七吧!,你七我三!”白浅浅没有拒绝,乔律这样的提议很好,起码在这个时候她需要工作,梦想和温饱都能解决,她何乐而不为,她靠本事吃饭。

“好!”分不分成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叫白浅浅的女人留在他的身边,他用一个恰当的理由将她留在身边……

“律,我的孩子没了……”白浅浅觉得有必要告诉乔律,虽然是淡然的语气,但是却也难以掩饰那揪心的痛。

听到白浅浅主动提起孩子,乔律那浅碧色眼眸划过一抹复杂的神色。

“以后还会有的,你和这个孩子没那个缘分!”将白浅浅的身子轻轻的拥进怀里,虽然白浅浅没有落泪,但是乔律知道她的心在哭泣,甚至是在滴血。

“他怎么可以那么残忍……”喃喃自语,话是问着乔律,可是又像是在问着自己。

虽然孩子是自己撞桌角才流掉的,但是却是他逼迫自己做掉这个孩子的,自己用那么偏激的方式,只是想要他更加的愧疚,让他亲看看见孩子是怎么没的,她要他会不安的做噩梦……

脑中回荡着御风的话,“浅浅吃了太多的避孕药,孩子是留不得的,有可能会是畸形或是有其它的病,为了不让浅浅自责,楚才会诬陷浅浅肚子里的孩子是野种,孩子没了,浅浅只会怨恨楚,而浅浅一永不会知道真相!”。

乔律看得出楚仲帆对白浅浅的在意,但是他没想到楚仲帆会为了白浅浅不自责甘愿让她恨他,对于他能做到这一点,乔律佩服他,但是并不代表他就会放手,现在白浅浅在他的身边,最后他和白浅浅会怎样,谁都无法预料。

“浅浅,每个和父母无缘的孩子都会变成天使,守护在父母身边的,你要让你的宝宝看见你幸福快乐,若是他看见你这么伤心,他也会难过的,所以不要再忧伤了,好吗?”想到那天白浅浅一脸坚定的模样,就知道这个孩子对她来说是多么的重要,可是却……

“我以为他会变成星星,在天空看我!”白浅浅以为孩子会变成醒醒,因为那晚有醒醒在冲着她眨着眼睛,她就当那是她无缘的孩子。

“不管是天使还是星星,他都在看着你,所以不要在忧伤了!”温柔的话语就像是温润的春风一般,那么的细那么的柔。

乔律太了解白浅浅了,她外表看着娇柔,但是内心却是十分的倔强;她的话语犀利,但是内心却是非常的善良;她越是大喊大叫,她的心越是脆弱……

静静的闭上眼睛,依偎在乔律的怀里,白浅浅心里满满的都是楚仲帆,听着乔律那强劲有力的心跳声,白浅浅莫名的感觉心在刺痛着,她不能控制自己的心不去想楚仲帆,她担心他的安危,她情难自禁的想着他,她竟然连自欺欺人都做不到……

“律,你知道楚仲帆出了什么事吗?”幽幽的开口,白浅浅终还是问了自己想知道的事情,若是她不问,得不到楚仲帆的情况,她想她会疯掉的,安慰自己,她一定是太好奇了才会这样,她只是好奇……

听闻白浅浅的话,乔律那浅碧色的眼眸倏然一暗,她不知道楚仲帆出事了吗?还没有来得及问她,她是怎么离开楚仲帆的家的,楚仲帆正在昏迷,显然不是他放她走的。

若是告诉她了,她会不会回去?乔律不知道白浅浅对楚仲帆是什么样的感情,她一直都说她爱陆延北,但是和楚仲帆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会不会爱上他呢?

“浅浅,你爱楚仲帆吗?”乔律没有告诉白浅浅楚仲帆出了什么事,他需要先确定白浅浅的心,白浅浅才决定留在他身边,他不能冒险。

“不爱……”犹豫了几秒钟,白浅浅幽幽的开口,虽然是回答给乔律的,但是却也是说给自己听的,因为她的心不受她控制,她会悸动,她会想念……

“你知道的我爱的人是陆延北,但是现在也不爱了!”像是刻意强调又像是刻意掩饰,白浅浅又补充说道。

乔律沉默了,他知道白浅浅爱上了楚仲帆了,只是她在自欺欺人的不想去承认,他曾经和白浅浅说过,她对陆延北的感情不是爱情,那只是依赖的习惯,或是说成是一种精神上的寄托,那不是真的爱。

可是楚仲帆不同,像他那样的男人,任何女人都抗拒不了他的魅力,更何况白浅浅是他第一个带回家住的女人,也是第一个他公众场合带出去的女人,可想楚仲帆对她的在意,那么浅浅会爱上他,并不意外,只是她不想承认而已。

“楚仲帆怎么了?我还没有问你是你怎么离开的?”乔律犹豫了一下,那浅碧色的眼中划过一抹凌厉,他不会冒险,他要很好的将白浅浅保护起来,不会让楚仲帆有机会再找到她。

“你不知道楚仲帆出事了吗?”有着意外的口气,白浅浅失望的问道,她以为乔律会知道的。

“我对他的事情不关心!”微微的摇着头,乔律抿着削薄的唇说道。

“我以为你们是朋友!”虽然楚仲帆和乔律之间没有像和御风和慕辰那般的好,但是楚仲帆说过乔律是他的朋友,他不会动他。

“我们是朋友,只是没那么好而已!”乔律不禁苦笑着说道,他和楚仲帆之间的渊源太深了,不是一两句话可以说清楚的。

“那你帮我打听一下好吗?或是把御风的电话给我,我问他!”白浅浅忽地想到楚仲帆若是受伤了,一定会是御风在给他治疗,那么她直接问御风不就好了吗?从乔律的怀里起来,白浅浅有些急切的说道。

怀里的柔软突然的离去,乔律的心感到一阵的空虚,看着眼前的白浅浅,乔律竟有一种她随时都可能会离开感觉,就算她在他眼前,他竟感觉她离自己很远。

“不爱他?为什么还这么关心他,你心里若是有他,你永远都不能开始你的新生活!”乔律神色冷淡的对着白浅浅说道,他要将她这种还不确定的情感直接扼杀掉,在白浅浅还没有发觉自己爱上楚仲帆之前就扼杀掉。

白浅浅轻咬着下唇,自己这是怎么了?这不是她的性格,就算看见陆延北和白浅浅赤|裸的躺在床上的照片后,她不也是淡然的放开陆延北了吗?为何对有着如此大仇恨的楚仲帆自己竟还这般的心急,这般的忧心?

乔律说得对,自己若是放不下楚仲帆,那么自己将永远不能过上自己想要的新生活,不管楚仲帆这次出了什么意外,就当是老天对他的惩罚吧!放下仇恨开始自己的新生活,人活这一辈子很短暂,不能因为某人或是某事而纠结着,谁离开谁都活得了不是吗?更何况他们之间根本没有爱,不过是孽缘罢了……

依靠在车窗边,白浅浅曲起双膝,抱着双膝将头埋在腿上,默不作声,她想要她的心好好的休息一下……

—————————华丽丽的分割线———————

有时候,这个世界很大很大,大到我们一辈子都没有机会遇见。

有时候,这个世界很小很小,小到我一抬头就看见了你的笑脸。(我很喜欢这句话,和我爱的你们分享一下!)

短暂的休息后,白浅浅就投入到了工作室的筹备当中,乔律这次没有让人来帮她打理,完全都是她一个人在忙,表情喜欢这种感觉,她感到很充实。

她没有去乔律的家住,她婉言拒绝了乔律的好意,但是现在的公寓却是乔律提供的,白浅浅没有钱,所以她只能接受,她和乔律说了房费在她的工资里面扣。

白天白浅浅都在忙工作室的事情,人一旦忙碌起来,心就没有那么闲了,就不会想起那些扰乱心的事情,就像是想起那个叫楚仲帆的男人。

但是一旦回到自己的小公寓,白浅浅就会不由自主的想起楚仲帆,躺在床上的时候,她就会想起每晚楚仲帆抱着她睡觉的那种安心的感觉。

轻轻的闭上眼睛,那小巧的鼻微微的用力吸了一下空气,仿佛能够感受到那淡淡的黑茶味道,那种感觉仿佛是浑身的毛孔都张开了,在尽情的感受着,每当感觉越真切的时候,白浅浅就会落泪,那滚烫的泪无声的落下,就像是她那焦躁的心,那抓心挠肝的思念一样在翻滚着。

每个孤独的夜晚,她都是这样哭泣着睡着的……

然后又是一天的开始,这样周而复始,日子一天一天过去,千娇百媚的夏天已过去,一丛金黄的秋天来了。

白浅浅停好了车,背着大大的黑色包包,手里抱着文件下了车,秋天的风大,白浅浅将她那一头柔顺的长发随意的挽起来,干练中又多了一分随性的美丽,米色的风衣,黑色的半截机车靴,让她看起来大气又抢眼。

白浅浅的美是怎么都遮掩不住的,尽管她戴了大大的太阳镜,本是想遮住她的那精致的面容,可是那大大的太阳镜却成了超有范的装饰。

刚走了两步包包里就发出警告的嘟嘟声,白浅浅顿时停下了脚步,她又忘记了锁车门,翻出包包里的钥匙锁,轻轻一按,嘟嘟两声后,白浅浅微笑着离开,这个提醒装置是乔律给她特意定做的,因为她总是忘记锁门,各种门,她都会忘记……

当初在给工作室选址的时候,乔律给了她几个选择,白浅浅第一眼就相中了这个地方,这是一处闹中取静的地方,在繁华的市中心,能找到这么一处地方是不太容易的。

这本是一个废弃的游泳馆,是原来体校的训练基地,但是随着城市的发展,这里不适合做封闭式训练,所以就废弃了,但是因为地价太高,一直都没有买,白浅浅相中了这里,乔律就买了下来。

白浅浅招聘的工作人员都是年轻人,几个人用了近一个月的时间将这里完全的改造了,现在这里是个充满各种设计和创意的工作室,这里说话都是带回音的,白浅浅喜欢这种空旷的感觉,仿佛人的心也会随之空阔。

“白姐,你又迟到了!”白浅浅刚一推开工作室的门就被念叨,在这里没有什么上下级的关系,大家都是志同道合的搭档,氛围很好。

工作室的门是用废弃的跳台的跳板做的,很独特,这个工作室的改造大部分是废物回收再利用,当工作室建成那天,乔律看了就说,他应该雇佣白浅浅当管家加会计,真会精打细算。

“睡过头了,抱歉!”白浅浅将手里的文件放下,看了桌子上那每天都不会重样的早餐,心里划过一丝的暖意。

“谢谢,白姐,我们吃的很好!”正在吃早餐的同事们也每天同样默契的说道。

乔律每天都会让人给她送早餐过来,第一次收到早餐,她说不让他松了,她不想在工作室搞特殊,第二天,乔律就叫人送来很多早餐,每人都有份。

“吃东西也堵不住你们的嘴!”白浅浅莞尔一笑,随手拿起了桌子上的早餐,她确实饿了。

忙碌的一天开始了,白浅浅喜欢这样的工作状态,很充实。

“白姐,我昨天接了一个大单,绝对的大单!”负责工作室业务联系的小糖转动着椅子来到白浅浅的身边,笑嘻嘻的说道。

“要不是大单都对不起你出卖的色相!”小糖是个很开朗的女孩子,小嘴巴很甜,逢人就是亲爱的,叫的人都酥麻到骨子里头。

“所以,年终奖要给我多发一些啊!白姐!我好多买一些化妆品,好好的保养保养!”小糖是个爱美的女孩,挣得钱大部分都花在了化妆品和衣服上,白浅浅说她是有青春有资本,该耍就耍。

“说正事,哪里的单?”用笔敲了一下小糖的头,白浅浅顾露凶状的说道。

工作室运作后,白浅浅都是自己开发市场的,现在他们的工作室已经小有名气了,本来他们注册的名字是伸工作室,当初的愿望是希望工作室能无限的伸展,可是后来有些顾客被他们的热情和朝气所感染,被他们那独特且大胆的创意所折服,就叫他们疯狂工作室,白浅浅觉得这个很赞。

“凯撒全球连锁酒店的单子,他们以前都是自己陈列的,这次外包给我们了,这个单字绝对的大吧!白姐!兴奋有么有?激动有么有?尖叫有……么……有……白姐你怎么了?”小糖本来很兴奋很有气势的宣布着她的大单,可是为何白姐没有露出惊讶的神情,还一副仿佛受到惊吓的样子?

凯撒?全世界就只有这么一个凯撒,封闭的心仿佛在一点点的被花开一道口子,这道口子慢慢的撕裂开来,痛的白浅浅都不能呼吸了。

那个叫楚仲帆的男人就像是下在白浅浅心里的蛊,一旦发作起来,就会要了她的命……

她在凯撒工作过,凯撒的陈列设计团队那都是世界顶级的,都是获得过达切斯大奖的人才有资格去那里工作的,他们怎么会外包?这是不可能的……

难道是他知道这个工作室是她开的?不可能从她离开他已经两个月了,他若是要找自己早就找了,为何会是现在。

“小糖,这个单我们不接了!”不管是什么原因,单子不接就是了,轻咬着下唇,白浅浅当机立断的做了决定。

“白姐,你傻了?这么大的单你不接,再说咱们的规定不是有单价格合适就接吗?难不成你要违约?违约金一百倍,会死人的!”小糖摸了摸白浅浅的额头,用着夸张的表情噼里啪啦的说着。

“别告诉我你签定约了?”白浅浅噌地站起身来,抓着手舞足蹈的小糖问着。

“大单岂有不签的道理,这是白姐你的名言啊!”小糖眨着无辜的大眼睛,义正言辞的说道。

“什么时候正式签约?”白浅浅无语的拍着额头,她感觉自己血压上升,他们公司的违约赔偿全款的百倍赔偿,不用问小糖这单多少钱,就凭着凯撒的手笔,别说是百倍,就是双倍她也赔不起。

“明天上午十点!他们总裁亲自签约,记得穿正装!白姐,别丢了咱们狂人的范儿!”小糖在白浅浅的身前比划了一个s型的动作,她特别羡慕白浅浅的身材,她家里的墙上都是贴着白浅浅摆的一个s型身材的图片,那是她逼着白浅浅拍的。

总裁亲自签约……白浅浅的身子瞬间跌坐在座椅上。

ps: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他们会见面吗?

ps:今天是可爱读者水晶家宝贝三岁生日,小洛祝小宝贝儿生日快乐!(优歌本是世外曲,飘过九霄世人醉;璇玉本是天上石,落入凡间美人羡;)水晶你懂的哈!

()


诱宠娇妻,总裁来势汹汹 由[完本小说]收集完本,欢迎登陆 完本小说 查看诱宠娇妻,总裁来势汹汹完本推荐。
您也可以直接打开 诱宠娇妻,总裁来势汹汹完本 查看诱宠娇妻,总裁来势汹汹全部章节


鬼吹灯 大唐狄公案 黑道学生 十宗罪 杀手 猎命师 千门 七种武器 陆小凤 哈尔罗杰历险记 三国小说 职场小说 官场小说 阴阳师小说 风水师小说 蛮荒小说 重瞳小说 军师小说 萌爸小说 女子监狱小说 水浒小说 火影小说 西游记小说 主播小说 僵尸小说 无敌流小说 霸道总裁小说 外挂系统小说 村长小说 召唤小说
好看的小说完本推荐: 好看的完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完本推荐 Copyright copy 2011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推荐好看的小说完本推荐,完本小说排行榜,好看的完本小说
20